追蹤
阿麥書房精選區
關於部落格
  • 319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伊塔羅˙卡爾維諾(Italo Calvino)在書房

名作家卡爾維諾以本書帶領讀者一同探尋他所喜愛的經典,作者再度發揮他獨到的閱讀敏銳,細膩剖陳康拉德、狄更斯、狄德羅、福樓拜、奧維德等經典大家的作品風格,書中俯拾皆是特有的見解,比如宣稱笛福的《魯賓遜漂流記》是現代新聞報導體的濫殤;巴爾扎克的作品其動力是鈔票,至於短篇小說大師海明威則是一個性情暴烈的旅人……透過對這些作品的評析,卡爾維諾也對自己的寫作事業做了深刻的反省,是一部藉著經典閱讀經驗省思寫作者自我的精采大書。 《看不見的城市》 作者: 伊塔羅˙卡爾維諾/著 王志弘/譯 出版社:時報出版 本書引用一個混雜了史實(忽必烈)和小說《馬可波羅遊記》的典故,其實正好點明了卡爾維諾跨越虛實分界,允許讀者多重解譯、多所思辨的「用意」(作者的用意何在,一直都是個留給觀眾玩味的題目)。 書中共有五篇故事,這些故事的出現順序,依其標示法和出現章序,有一種結構性的關係,除了第一章和第九章各有十個故事外,各章有五個不同主題的故事,並依序每章出現一個新的主題,依標題排起來,正好是五四三二一的順序。這種有秩序的安排反映了結構主義與符號學的形式趣味。 《宇宙連環圖》 作者: 伊塔羅˙卡爾維諾/著 出版社:時報出版   在西方,《宇宙連環圖》是卡爾維諾最著名也最重要的作品,雖有人以科幻作品視之,其實讀過之後只能說它與傳統小說完全不同。全書12則短篇小說,各說故事卻互相關連,每篇開場有一則短短的科學陳述,函概天文、地質、物理、宇宙,書中出現的敘述者以及其朋友家人的名字全由子音構成,念都念不出來。全書呈現出對世界時空的思考,也可以看作卡爾維諾對文學的重要思索。這樣精采又難以歸類的作品,就引用卡爾維諾自己的話來解說它,「我對於文學的前途有信心,因為我知道世界上存在著只有文學才能以其特殊方式讓我們感知的東西。」
《在你說「喂」之前》 作者: 伊塔羅˙卡爾維諾/著 倪安宇/譯 出版社:時報出版 伊塔羅‧卡爾維諾很早就開始寫作短篇、寓言故事、詩及劇本。劇本是他第一選擇。但他獨具的自我批判力和客觀自省能力,促使他早早放棄了那個創作方向。1945 年給好友艾烏哲尼歐‧斯卡法利(Eugenio Scalfari)的一封信中,卡爾維諾簡短宣布﹕「我改走文學創作了。」斗大的字佔滿全頁,可見其重要性。本書所收錄的,包括未發表的,是他 1943 年(當時未滿 20 歲)到 1984 年的部分作品。其中不乏原屬長篇小說的構思,後來卻發展成短篇的成果。   關於本書開頭幾篇未曾發表,且十分簡短──卡爾維諾稱之為《極短篇》──的短篇,或許由他創作初期,1943 年筆記中的一段話,可以瞭解他的態度:「因為壓抑,所以有寓言。當一個人無法明白表達己念時,便寄情於童話。這些極短篇,是一個年輕人在法西斯治下的政治、社會經驗的映照。」他還說,等時機一到,也就是法西斯政權結束的戰後,寓言故事就不再必要,作家可以從事別種創作。不過由未收錄及本書為數不少的作品標題和日期來看,儘管年少信誓旦旦,卡爾維諾多年後仍未放棄他的寓言創作。
《蛛巢小徑》 作者: 伊塔羅˙卡爾維諾/著 紀大偉/譯 出版社:時報出版 《蛛巢小徑》是伊塔羅.卡爾維諾的第一部長篇小說。他將這部小說定義為一種廣義的「使命感」文學。雖然大多數人們通常會陷入一種錯誤的想法,認為這種文學只是用來註釋早已定案的論述,和文學表現無關。但實際上,所謂的「使命感」是種承諾,而選擇這樣的課題,就已經是一種幾近大膽挑釁的炫耀。作者意欲同時站在兩種戰鬥位置上:「一方面,我要挑戰詆毀抗戰精神的人;另一方面,我要挑戰將抗戰精神過度神聖化的神殿看守人。」   利用這本小說,卡爾維諾弔詭回應那些正經人士:「我不會在小說中描寫最好的游擊隊員,我反而要寫出最壞的一批。我的小說焦點將會放在一組極其狡猾的角色上頭。我故意描寫壞角色而不寫好人物,這又如何呢?這些未加深思慮就投入混戰的角色,也都是由人類互救的人性衝動所趨使啊,這種衝動就使他們比你好上千百倍,使他們成為推動歷史的動力,而你們這些人根本沒有這把勁!」即便在當時,這本書也只不過是一部小說而已,並不是歷史論証過程中的元素。同樣的,如果你仍然感覺到一丁點情愫挑撥,這種微微的刺痛全都來自那時候的爭辯。   那時,有人要求作家創造「正面的英雄」,要作家寫出在社會行為與革命戰力方面的正當形象、說教標尺。從那時候開始,這種施加在作家身上的壓力並沒有在義大利發揮效力,也得不到支持。然而,新文學隱然就要遭遇危險,似乎即將承受宣教、勸說的差事──「當我在寫這本書的時候,我並不甚明白壓力的降臨;不過,我已經被惹毛了,我摩拳擦掌,準備對抗新起的高調。(我們那時維持反主流的精神:反主流,是一種很難維護的資產。雖然這筆資產已經不再完好如初,卻仍然支撐了我們,讓我們度過一段輕易許多卻也非常危險的時期……)
《命運交織的城堡》 作者: 伊塔羅˙卡爾維諾/著 林恆立/譯 出版社:時報出版 一種遊戲裡的魔幻奇想,隨機化的生命哲思!   在濃密森林內部有一座城堡,為所有途中不及避夜的人們提供庇護。疲憊的我,自從進入森林後,已面臨無數次的決戰,來到城堡與許多不相識的過客共處一室,我們開始交換彼此的冒險傳奇,各自說完故事之後,晚餐在無聲中結束,這時有一位年輕客人拿出一付塔羅牌(比一般玩遊戲或是吉卜賽人占卜用的大一些),他並不是想玩牌,更沒人想詢問未來為命運解讀,接著他以三張牌(幣國王、幣十、棍九)排成一列,在這之後加入了另一張牌……,他拿起了代表「我」的那張牌,於是我們了解到,他準備要說一則他的故事,每到一個段落時,再加入幾張代表事件的塔羅牌,如此架構了這則關於不知感恩者,受到嚴厲懲罰的傳奇!   卡爾維諾以這種方式創作了十二則傳奇故事,由不同身份客人演繹,整本書以圖案的排序呈現故事,文字的部份重構與解譯故事,讀者可以直接「閱讀」這些卡片,觀察圖繪內容,建立意義,隨著每個單張卡片插入順序的不同而變動,同時每張卡片也可以被「反向」閱讀。   第一個故事:「不知感恩的人與他的懲罰」,以「杯騎士」這張牌開始(暗示自己的身份是位騎士,及自己所擁有的財富),當這位騎士了解到自己擁有擢升朝廷的機會時,毫不遲疑旋即整裝出發,拜訪鄰國城堡,甚至希望有機會贏得美人歸,懷著夢想進入森林,在森林中被一位狂暴的盜賊襲擊,幸而汲水的少女經過救了他,(這時所有在座的人都預期到兩人將會有一段浪漫愛情發生),然而一陣溫存過後,不知感恩的騎士頭也不回地丟下少女離去……。故事第二部份的三張牌(女皇、杯八、劍騎士):騎士如願娶得一位美嬌娘,正當婚禮舉行到一半時,突然闖進另一位騎士,在他耳邊說了幾句話(有事要發生了,大家交頭接耳地),年輕騎士回到之前遇難的森林,這時出現了一位亞馬遜女戰士,告訴騎士因為他背棄了救他的少女,觸犯了森林女神,必須付出代價……。   當第一個故事結束時,第二位客人便迫不及待地想接下去說了,他對上個故事中騎士的在森林中的遭遇非常感興趣,於是將牌重新排了一下,變成另一個「出賣靈魂的煉金術士」,關於永生、命運和為達到目的連靈魂都出賣的故事。如此每個故事都是以前一個故事的片斷延伸而成,形成一種隨機的變化,產生不同的可能和結果,各自獨立的故事又可組合成一個故事,形成各人命運交織的網。   真實的人生無法重來,由塔羅牌安排的人生卻可隨心所欲,或許卡爾維諾有意以這種遊戲裡的魔幻奇想,隨機安排所有可能的遭遇,暗示命運的不可掌握!
《樹上的男爵》 作者: 伊塔羅˙卡爾維諾/著 紀大偉/譯 出版社:時報出版 卡爾維諾羅曼史小說最佳代表作之一。故事背景以18世紀中葉至19世紀初期,義大利半島地中海沿岸的熱內亞共和國的翁勃薩地區。大意敘述一個父親為過氣的男爵,母親為曾經身經百戰的女將軍家中,十二歲的長子柯西謨,因為不願食用蝸牛大餐,與父母發生嚴重衝突,於是在積了一肚子對家庭(或社會?或世界?)的怨恨之後,終於爆發出來,他爬到樹上,並誓言永遠不再重返地面。他不僅窮盡心力探索,統治樹上王國的一切,並且在樹上受教育、讀書、狩獵、救火、與海盜作戰,甚至談戀愛、寫作、俯看人類世界、觀察時代巨輪的轉變;直到終老之際,都沒有再回到人群之中。
《分成兩半的子爵》 作者: 伊塔羅˙卡爾維諾/著 紀大偉/譯 出版社:時報出版 《分成兩半的子爵》討論了缺憾、偏頗、人性的匱乏。故事的起點是非常簡單、非常鮮明的意象或情境:劈成兩半的子爵,兩片人體各自繼續過著自己的生活--一半是邪惡的子爵,極盡破壞之能事,一半是善良的子爵,處處助人。爬到樹上的男孩不願意下來,一輩子在樹上度過;一具中空的甲冑自認為是一名男子,不斷貫徹它自己的意志力。故事由意象滋長出來,而不是來自作者想要闡述的理念;意象在故事之中的發展,也全憑故事的內在邏輯。這些故事的意義——準確地說,這些故事以意象為基礎而衍生的意義網絡——總是有點不確定的;我們無法堅持一種毫無疑義的、強制認可的詮釋。
《馬可瓦多》 作者: 伊塔羅˙卡爾維諾/著 倪安宇/譯 出版社:時報出版 你們說的是什麼花?這個花園裏我向來只看到雜草!馬可瓦多知道大家對這位老年女侯爵的意見十分紛歧:有人視她為天使,有人則認為她的小器鬼和自私自利的人。  還有鳥:她從來沒給過鳥一點麵包屑!她招待牠們住:你們覺得這樣還不夠嗎?你們的意思是,就好像她對待蚊子一樣
《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 作者: 伊塔羅˙卡爾維諾/著 吳潛誠/譯 出版社:時報出版 卡爾維諾(Italo Calvino, 1923-1985)   出生於古巴。二次大戰期間他加入抗德游擊隊,45年加入共產黨、47年畢業於都靈大學文學院,並出版小說《蛛巢小徑》。50年代他致力於左翼文化工作,即使在57年因蘇聯入侵匈牙利而退出共產黨之後亦然。   50年代的重要作品有《阿根廷螞蟻》、《我們的祖先》三部曲和《義大利民間故事》。60年代中期起,他長住巴黎15年,與李維.史陀、羅蘭.巴特等有密切交往;60年代的代表作為科幻小說《宇宙連環圖》,曾獲頒美國國家書卷獎。   70年代,卡爾維諾致力於開發小說敘述藝術的無限可能,陸續出版了《看不見的城市》、《 不存在的騎士 》和《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奠定了他在當代文壇的崇高地位,並受到全義大利人的敬愛。   85年夏,他突患腦溢血,於9月19日辭世。86年,短篇小說集《在美洲虎太陽下》出版。88年,未發表的演說稿《給下一輪太平盛世的備忘錄》問世。94年,富有自傳性色彩的《巴黎隱士》結集成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