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阿麥書房精選區
關於部落格
  • 319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龍應台在書房

1984年,野火集專欄在中國時報人間副刊刊出,作者龍應台當年只是個投書的女子,文章刊出後,回應不斷,在那個沒有網路沒有電郵、電視只有三台、電台只有公營、報禁未開的戒嚴年代,「野火」的影響力靠口傳、靠影印、靠大字報,也正因此,1985年「野火」成書上市,短短二十一天再版二十四次,四個月後馬上要破十萬本的大關,讓「野火」成了一個時代的共同記憶。 那正是熱切希望突破現狀、衝撞權威的八?年代。奮不顧身、理想閃爍著光采的野火時代,二十年後看來,那也是充滿了台灣命運的種種契機的時代。一篇〈中國人,你為什麼不生氣〉的個人投書會演變成一股燎原野火,一個學英美文學批評的女子,成了推動社會說真話的能量來源!「野火」之後不久,台灣經歷了開放黨禁報禁、解嚴、政治強人過世、民意代表全面改選、總統直選;台灣宛然脫胎換骨的青春期男女,經歷著關鍵的二十年。《野火集》二十周年紀念版便是台灣社會不分藍綠充滿熱情的青春的記憶,這場「時代的刻痕」,有著更多豐富的故事,每一篇《野火集》的文字背後,有著說不完風聲鶴唳的時代痕跡,本書整理出龍應台當年精采文章及其幕後種種,並增加了海內外最具代表性的二十位華人(柏楊、余秋雨等)為他們所共同見證的台灣青春時期留下文字,共同推薦。
《孩子,你慢慢來》 作者: 龍應台/著 出版社:時報出版 當代華文世界最有影響力的一枝筆, 以溫柔顛覆龍應台的散文,大氣中透著細膩,思索中洩漏深情 是成長的故事,更是生命的日記   「誰能告訴我做女性和做個人之間怎麼平衡?我愛極了做母親,只要把孩子的頭放在我胸口,就能使我覺得幸福。可是我也是個需要極大的內在空間的個人……女性主義者,如果你不曾體驗過生養的喜悅和痛苦,你究竟能告訴我些什麼呢?」——龍應台   十周年紀念版特別收錄龍應台的孩子:飛飛、安安新撰跋。   華文世界最受矚目的女性,原來她是這樣做媽媽的。   十年前龍應台以親身的母職經驗寫下《孩子你慢慢來》,她在書中說「誰能告訴我作女性和作個人之間怎麼平衡?我愛極了作母親,只要把孩子的頭放在我胸口,就能使我覺得幸福。可是我也是個需要極大的內在空間的個人……女性主義者,如果你不曾體驗過生養的喜悅和痛苦,你究竟能告訴我些什麼呢?」十年過去,龍應台不僅是華文界最有影響力的一枝筆,也以她自己的智慧走出女性在個人事業和母職的衝突,然而她仍舊只是個勇敢的個人。這個世界依然不問忙於事業的男性「你如何兼顧家庭?」這個世界仍舊視公務繁忙的女性為「野心太大」,正因如此龍應台這本書仍是時代女性的呼喊,比女性主義更真切的呼喊。   做為華人世界最有影響力的一枝筆,龍應台的文章有著不讓鬚眉的開闊豪氣,然而讀過《孩子,你慢慢來》的讀者更要歎服她的文字裡蘊含能量深情的一面。這本書是龍應台作為一個母親的真實心聲,赤裸表達她個人與母職衝突的當時心境,熱切傳達出她對生命起步最樸質的愛,對母親這個角色的重新擁抱。這本書不是對母職傳統的歌頌,它是真正熱愛生命的作家才能寫出的生活散文。
《乾杯吧!托瑪斯曼》 作者: 龍應台/著 出版社:時報出版 寫作人最恐懼的惡夢,我想可能就是被人遺忘,被自己在乎的人遺忘。托瑪斯曼初初流亡美國的時候--那是1938年,他的德被納粹占領--他是多麼的充滿自信。美國記者問他,放逐是不是一個沈重的負擔。他回答「Wo ich bin,ist Deutschland.」我托瑪斯曼人在哪兒,德國就在哪兒。
《看世紀末向你走來》 作者: 龍應台/著 出版社:時報出版   龍應台的《野火集》造成風潮,一把火延燒到解嚴,而其勢甚至不可停遏。1986 年 6 月,龍應台等不到蔣經國的死亡,等不到台灣群起打破黨國體制,就舉家遷到瑞士。告別了她的故土。   對龍應台而言,她錯失了台灣四、五十年來最大的變局,也錯失了做為一個批砰者最能發揮影響力的時機。然而,她投身進入景深更廣的世界變局之中。離台之後成為《中國時報》駐外記者的一員,從而進入到新聞的第一線力,使她的評論增添了記者報導的色彩。她目睹了歐洲的變化,親歷東西德的合併,更深入蘇俄,探訪中國大陸……。   《世紀末向你走來》的另一個向度,當然是 21 世紀迎面而至。龍應台提出的問題不但是質疑世紀末,也詰問了 21 世紀。
《人在歐洲》 作者: 龍應台/著 出版社:時報出版 長久的依賴美國、仰視美國,使臺灣的一對眼睛調整成美國的弧度、角度、色彩,甚至連近視、散光的度數都一樣。可是,真實的世界並不是狄斯奈樂園:莫斯科不見得是個想毀滅人類的惡魔,華盛頓不一定是破解魔法的英俊王子,伊朗人不見得都瘋了,黛安娜也不是白雪公主,歐洲共同市場並不是由七個小矮人組成。這個世界究竟是什麼樣的,臺灣必須用自己的眼睛睜大了去看。然而真不容易。使我們眼睛變形變色的,還不止於美國的巨大陰影:長久以來,我們有自己綁上去的蒙眼布。   用歷史教科書作蒙眼布,讓台灣的眼睛只看到牆上自己巨大的投影。   台灣目前所處的已經不是八國聯軍的時代,也不是租借地的時代,台灣處是一個已進入地球村的時代。一個新的自信的台灣,會有一個開闊的、平衡的、健康的世界觀;會教導他的下一代愛自己的民族、國家固然重要,愛世界、愛「人」更重要。原因很簡單,沒有一個好的地球村,我們就不可能有一個好的台灣。你如果不可能好好做一個「人」,也不可能做個有意義的中國人。我自己深刻的相信,我是中國的兒女,但我更是這個世界的兒女,這個時代的兒女。我不只祈求台灣的前途很有希望,我當然祈求中國有很好的前途,但是我更強烈的祈求這個世界有很好的希望,人類有很好的前途。
《我的不安》 作者: 龍應台/著 出版社:時報出版  ……寒風細雨中,想到這一代知識青年的使命,一股孤獨之感湧上心頭,久久不去。台南的夥伴們都好?我們一個個走上自己選擇的路,希望最後大家都能碰頭,為真理而再度結合在一起。——成大西格瑪社通訊,1974   兩年前,台北的菁英們在「人間」副刊上談台灣的 70 年代。楊澤說, 那是「蓄長髮、穿牛仔褲、綠色美軍外套的年代。那也是年輕人追求自由、開始在外頭租房子同居、年輕人普遍聽美國民歌、搖滾樂的年代。」   舒國治這個 70 年代的大學生可以在中午打四圈麻將,晚上趕到美國學校去看一場布紐爾的電影,然後逛街逛到凌晨。陳傳興早上一醒來就按下收音機聽美軍電台。蕭蔓到晴光市買進口的 Lee 牛仔褲,「那時候,誰敢要我穿一條台灣自己做的雜牌牛仔褲,得先殺了我。」她戴著耳機聽美國搖滾樂,一天喝兩大瓶可口可樂。   都是與我年齡相彷的人,可是不對呀,我的 70 年代完全不是這樣的,他們在說什麼呀?   90 年代的台灣人,在掙脫殖民與半殖民的種種束縛之後,開始認真地思索「我們是誰」這個根本問題。可是歷史有那麼多重的迷霧,政治有那麼多層的陷阱,誰也把握不住所謂真相。幸好一個族群有他共同的記憶;共同的記憶像一泓湖水,撥開水面上的落葉,就可以看到自己的臉孔。
《百年思索》 作者: 龍應台 出版社:時報出版  十多年來,當野火燃燒之後,以犀利的筆鋒,持繼不斷的點批社會不平的現象,帶著知識份子獨具的感性憂心,龍應台始終堅持她的理想,她的風格。從台灣到西方,從西方到中國,透視著兩岸的現況發展,使她的角度更加寬廣。
《東歪西倒.三年有成:臺北文化一千天》 作者: 台北市文化局/編著 出版社:台北市文化局 2000年,龍應台獲台北市長馬英九之邀,出任台北市文化局,對龍應台來說,這是一場「由下而上的文化運動」。許多人都認為「龍應台當官」超不過三個月就會拂袖而去,然而三年過去,文化局在龍應台的領導下,成功為台北的文化事業寫下光輝的一頁,而龍應台亦終究完成了她的允諾。2003年,龍應台離職前夕,臺北文化局出版了一冊《東歪西倒.三年有成 – 台北文化一千天》,記錄了她個人文化思索的軌跡,總結文化局三年的成績單,並指出未來的方向。在台北文化事業鵲起的同時,這一千天的經驗,又有多少值得我們借鏡的地方?
《龍應台當官》 作者: 蔡惠萍/著 出版社:聯經出版公司   龍應台曾在一張只有半截身軀卻看不見上半身的圖片底下寫道:「龍應台當官」,戲謔地點出她自德國帶來的心情寫照。   從《野火》的龍應台到台北市文化局長龍應台,性格鮮明的文人因其對時代對家國的使命感前進官場,究竟理想與現實間的爭休如何?本書以一名記者在市府的近身觀察,呈現文化局三年來自籌備到運行的軌跡,並剖析龍應台當官受其文人性格的影響,以及文人當官所遭遇的矛盾與衝突。   這隻超大號的國王企鵝是龍應台去年收到記者朋友們送的生日禮物,後來她突發奇想把牠放到自己辦公室內的椅子上,因企鵝酷似龍應台的辦公模樣,彷彿「真人重現」。
《龍應台與台灣的文化迷思》 作者: 黃梁 出版社:唐山 2003年6月13日,龍應台發表〈在紫藤廬和Starbucks之間〉一文,7月在各地媒體同步刊登〈五十年來家國-我看台灣的「文化精神分裂症」〉,激起了華文世界激烈的文化論辯。龍應台文章內容輻射的國際化/本土化、中國文化/台灣文化諸問題,無意間點燃了台灣社會積鬱已久、遍地可見的爭執火線。饒有興味的命題是:龍應台文章包藏的能量為何如此巨大?為什麼它既能激動人心又令反對者深惡痛絕?   接續大眾媒體與網路論壇「挑戰龍應台」系列文章之後,紫藤廬舉辦「龍應台與台灣的文化迷思」系列座談的自我期許,願望發自不同社會位置、抱持不同文化觀點的議論,在紫藤廬一貫秉持的開放對話空間裡,進行台灣文化圖景的辨證與重組。本書為此一系列座談會的紀實。文化是運動中的生命體,而非僅是觀念意義的容器;文化是精神堅持的披荊斬棘,而非僅是裝飾生活的嘉年華,瞥見紫藤廬安然閑適神采奕奕,思索台灣文化也應作如是觀,期望台灣文化畢竟寬容大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